HACK杂货铺  >   人文 >   小站台|图像与修辞:吕德安&王艾双个展
亲,暂时无法评论!

小站台|图像与修辞:吕德安&王艾双个展

  

图像与修辞

吕德安&王艾 双个展

策展人:张尔

对谈嘉宾:陈东东、蒋浩、孙文波、黄灿然、朱朱、孙磊、彭捷

开幕时间:2017年5月27日17:00

对谈时间:2017年5月27日14:30-16:30

地点:深圳市八卦岭工业区423栋6楼东飞地书局

展期:2017年5月27日—2017年6月27日

吕德安

1960年生于福州。1980年代创建诗社“星期五”;南京“他们”文学社成员;著个人诗集《纸蛇》《另一半生命》《南方以北》。九十年代旅居美国纽约,创作长诗“曼凯托”。1994年获首届“他们”文学奖,同年回国在福建家乡北峰筑居山中,创作长诗“适得其所”,1998至今常旅居纽约,福建,北京;出版诗集《顽石》,《适得其所》;获《十月》文学奖,“天问”诗歌奖高黎贡诗歌主席奖。2011年参与创建“星期五画派”2012年兼职“影响力中国网”诗歌主持。2013年进驻北京工作室专业从事绘画创作。

吕德安绘画作品选

近景和远景

160x200cm

布面油画

2014年

卡夫卡房间

140x180cm

布面油画

2014年

吹吧,西风(二联画左幅)

280x360cm

布面油画

2014年

吹吧,西风(二联画右幅)

280x360cm

布面油画

2014年

要有光之二

80x60cm

布面油画

2015年

吕德安诗歌作品选

漆画家

啊,原来是一桶生漆,

但是如果你打开它,看见它

起皱,黑洞洞的在空气中凸现,

你就看到了它的起源,或

嗅出它的孤独;

啊,美丽而无用!

但你一旦俯下身,全心全意

或用一根粗棍将它

从深处搅活,你就会还原它

死一般颜色,睡眠的颜色。

但那是一种什么颜色?

或许还是一种黑洞洞的空白。

这是儿时的印象。今天,

我备好了瓦灰,水,牛角

制成的刮刀,以及古代的毛笔,

毛刷和金泊银泊一张张。

如果可能还要有咒语――你知道

一切已呼之欲出,只欠东风,

这先人的说法今天也适宜,无论你

身在异乡或守在自己的山上。

傍晚降雨

一整天都在炎热中逃避,直到傍晚

传来阵阵雷声,接着起风下雨

让几乎枯竭的溪水充盈,形成了

所谓的山洪;哟,—整天我几乎

意识不到一点儿现实,直到雨

真实地落入山谷,才听见有人

在某处弯道上喊,隐隐约约;

而另一处,那些曝晒了三天

用来扎扫帚的茅草花穗,要叫人来

把它尽数搬移已经来不及;可事实上

此时附近并无一个确切存在的人

只有洪水在白天的黑暗里轰鸣

只有我,仍坐在厨房里歇息,喝水

看鸟儿飞过窗前,一只两只

看雨陆续落下,落在一个个盲点里——

哟,我以为世界再也不会发生意外

可是当我疯子似地跑进雨幕

脚踩滚烫的石头,发现自已竟如此的

原始和容易受惊,几乎身不由已

吃橙子的人

——看德国画家巴塞利茨的画有感而作

吃橙子的人既便颠倒过来

也还是吃橙子的人

瞧他半裸身子,漫不经心

像个原始人

吃橙子的人既便颠倒过来

也还是吃橙子的人

重要的是他像原始人

和他最后抹嘴的姿势

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重要的是他在吃

在专心致志地吮吸

那满足的表情,遗忘的表情

果汁四溅。然而重要的是

眼下必须吃掉全部

和在某种光线下

给人身临其境的感觉

啊,多么甜。满是牙齿

里面一个湿漉漉的世界

都要溢出来了。然而重要的是

没有什么可以影响他

像君王一样吃到了树上

像君王,吃得满地都是

而他对此竟然能够

长时间地浑然不觉

半折的房子

一天,来了五个帮工,

五个帮工背后有一个看不见的人

为什么不呢?反正来了五个帮工

地板上移动着五个影子

房顶上出现了五只秃鹫

和五块飞翔的砖头

一扇扇窗户卸下搬走

整座房子就像一个空洞的凝望

但是五只秃鹫,仍在裸露的

钢筋枯枝上,围观的人群上空

继续飞翔着五块砖头

和一个看不见的人,他在指挥

在这个白天的黑暗里指手划脚

为什么不呢?只剩下一半了——

“你必须把它全部啃掉!”

一次见证

我曾经长久地注视她:

一个孩子,当她用手掌

压住一只飞蛾

将它从地上抹去

如同抹掉一道颜色

惊奇中又留下更多

然而我的心没有

随着她而欣喜若狂

或跳动得更加厉害

但是我不知道,我如此

继续保持冷静可曾是

一次蓄意的纵容——

我只是在多年后

看着她瞳孔放大

一副要哭的样子

才终于伸出手,并一把

抓住了她成长的秘密

王艾

  

诗人,艺术家,小说家。1971年11月生于浙江黄岩,童年与少年时代受父亲与兄长影响学习美术,习诗,八十年代中后期开始发表诗歌作品,1990年代初期在深圳一家动画公司工作。1994年来北京入住在圆明园艺术家村。曾获诗歌奖,曾参与编辑九十年代民间汉语诗刊《标准》《诗艺》等;著有长篇小说《四脚朝天》,中短篇小说集《摄氏五十度》等;诗集《奇异之乡》《轻柔的言语》《梦的概括》以及长诗《狂欢节》《海洛因时代》。2000年之后写有中型长诗《南方》等;著有绘画集《写画》《重构》《修习者》,写作艺术批评十余篇,现居北京。

王艾绘画作品选

凤凰3

95X96CM

纸本综合材料

2014年

鹿1-2015

134X124CM

纸本综合材料

2015年

飞越古山水3-2015

214X170CM

纸本综合材料

2015年

马-2015

124X100CM

纸本综合材料

2015年

王艾诗歌作品选

宁溪镇

既然山上的那阵雨,马上

从河面勾勒乌云的面容。

你,也该从湖畔凉亭里腾出一个身位,

安置这密集的剪影。

景色焦糊,很难从疯狂的

藤条与荆棘里分离出来。

当那艘隐喻的船驶过,

夕阳将整座院子围困在

山坳里。

宁溪镇,你不曾来过,

你与我的道理不曾谈论过。

我们从未在加油站谈论过一加仑的汽油,

从未在高速公路逗留一分钟。

旅途,因爆胎搁浅,

远方,因暴雨显得更远。

宁溪镇,只是远方悬疑电影中的某个场景,

浓缩为水库上空飞掠的云。

什么都没有,

空的中心,

哪怕里面铭刻着地址,

具体时间,路遇某人,

说一句话,祝一段变味的福。

如你千山万水赶过来,

如你走过去,,

延伸脚印,则为了让更多的脚印淹没。

宁溪镇,它焦糊的味道从没有芬芳,

从没有花园入口可以追溯为我们的地点。

从没有在屋檐下谈论堤坝上的桃花,

也未曾在堤坝的桃树下打坐:

冥想月桂花开的时节。

来时匆匆,去时绝踪,

中间消费了两年的痛苦。

身体,则反转为阴天里的负片,

笑靥灿烂则毒素弥漫,

骨骼清晰,乳房饱满。

但我们,

从未谈过我们所想谈论过的,

隐藏在群山里。

2016年8月12日

树林

经年的小径从雨水蜿蜒而来,

远处的石堆上,蝴蝶花,

朝向她关闭的最后一扇窗。

除了风邀请我进入那个黄昏,

除了绿色遮挡的臂弯里,

那一层灰色的眼帘。

经年的小屋矗立中央,控制了众多

水洼的蟾蜍,吐露她所说的人。

薄如蝉翼的言语,

遁入叶子的耳轮。

除了你没有找到那片树林,

除了跌入的纸鹞剩下骨架之外,

所有的风朝向我。

朝向,这风铃中弯曲的光线,

这消失的决不再来的阴影。

2012年6月

尔等

尔等不幸,遇见大雪与地震,

在年华流淌的酒席遇到狂徒,

他的口水淹没星辰与宇宙真相。

尔等不幸,说什么不做什么,

遇见独立分子与大水坝的那一百年,

南海漂移,佛学如梦。

心怀悲痛却必须相见如欢,

必须日走千里三角洲,

夜行万里大裂谷。

始终在自掘坟墓,兴建

荒漠中的原子寝陵而不知晓,

不知一个人照见另一个人的无知。

尔等不幸,遇见那一类货色,

大搞黑幕,致使耳聋眼花,

致使一只坏蛹蜕变为一个蠢货,

而不是一只蝴蝶,为经济圈发狂,

发癫,发出人类耳熟能详的声音,

成为孤儿,被沉入黑色的街景收养。

无疾而终却必须人过留痕,

必须东达海岸线,

西至喜马拉雅。

尔等万幸,遇到天象与地下的政治,

在昏迷中遇到核辐射与地震云。

错把地狱当作娱乐城。

尔等万幸,花架子上添乱,

路遇十年好兄弟,

写情义之书说中意之话却往上吐痰,

二元悖论之事属于日月同辉,

尔等总遇到。遇到不解释,

不相见也不说话。

2008年5月

大夫洋葱味的嘴,说出了一个真相:

这个人的骨头早已用作铺设制度的地基。

在建设灵魂事业的大马路上,我也说出了

一个真相:那就是与自由求爱的失败。

我走过别人的屋檐,

读着书,喝着茶,

天上人间漫谈,逍遥于秩序的缝隙,

从不奢望社会栋梁之间

能升起一轮明月。

香水河畔,黄昏幻象,

是那无赖们未来的蓝图。

云上,我跌下;

地下,我秉烛夜读,

只用流水光线,勾勒精神的南北极。

我生在这里,隐藏视听,

社会新闻迷漫滚动,

地铁列车擦肩而过,

我成为车厢对面那个人的幻影。

在歌厅,我画着彩色玻璃球,

美人尖叫着抓住了时尚,

绅士用金融自恋一生的所得,

与官吏们一道,戒烟、昏迷、嗑药,

将身体委托给无名公司,甩到了

大自然的怀抱。

我回到自己的屋檐,

抱着树木漫步于夜色,

与一滴雨,商量着入世,

发疯、生病,暴走我内心的天涯路。

大夫在世界病房里悄悄说:这个人的骨头,

早已用作别人赌盘上的骰子。

在混蛋事业的天上地下,我也悄悄地说:

我会加快我向自由求爱的步伐。

2005年6月

合 作 媒 体

───────

布莱希特:诗10首(黄灿然译)

黄灿然:母亲

蕾·达尔温:C.P.卡瓦菲斯小传(黄灿然译)

黄灿然:家园 ──给吕德安

黄灿然:一生就是这样在泪水中

我荐|康德: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法则(李秋零译)

我荐|梭罗:我为何生活(徐迟译)

我荐|辛格:市场街的斯宾诺莎(方平译)

我荐|爱默生:梭罗的一生(张爱玲译)

我荐|赵道新 、黄积涛:关于两大武术体系的对话

黄灿然小站两周年|分类总目录

黄灿然小站两周年|170篇最受欢迎诗文

||关注重要,阅读更重要;收藏重要,转发更重要;打赏重要,点赞也重要||

人文新闻推荐
热门推荐

滚动新闻

友情链接:

seo 简道云资讯 简道云资讯移动版 三峡旅游职业技术学院怎么样 三峡电力职业学院怎么样 三明学院怎么样 三明职业技术学院怎么样 三江学院怎么样
网站地图